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九十一章 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1/2)
乘龙佳婿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又哭又嚷的四皇子非常委屈,只不过,面对他这副样子,江都王却觉得自己更委屈。皇帝是肯定埋怨这个熊孩子的,可他也就是说了人两句吧?而就因为这两句,该死的熊孩子就赖在了他家里,怎么现在又倒打一耙了?

  张寿正大皱眉头,突然就感觉四皇子的手指好像在自己背后划着字。虽说一时三刻辨识不出熊孩子到底想表达什么,但有一件事他却很清楚,熊孩子在江都王府赖着不走,满腹委屈,那竟然不完全是真的,一多半恐怕都是装的,人很可能就是在等他!

  他没好气地把和一只树袋熊似的熊孩子从自己身上拎了下来,见人哭得如同大花脸,他就板着脸说:“麻烦了江都王这么久,还赖在人家家里不走,你好意思吗?”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王叔又不是外人!”四皇子抽噎着答了一句,却没注意到江都王已经是气了个半死。怎么不是外人?我和你就是外人!你个惹祸精以后别上我家来!

  张寿见阿六上前,一块手帕三下五除二就把四皇子脸上那乱七八糟的涕泪都擦了个干净,随即拎起人往后一扔,却是直接背上了这个小家伙,他虽说知道这是防止人逃跑的最好方式,却还是觉得便宜了这熊孩子。因此见人张嘴要说话,他就冷冷说道:“从现在开始,你说一个字,回头就是一戒尺,阿六给你记着数!”

  四皇子顿时大惊失色。如果换成别人说这话,他立刻就大声抗议了,可说话的是张寿,而且执行的人很可能是阿六,回头真的计数之后,人家那是真的敢打!

  他不知道自己刚刚在张寿背上划出的字,张寿到底知不知道,可此时想说话的他想到挨戒尺的苦楚,却不敢在这里随便乱开口——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张寿是绝对不会容情的,等到私底下的时候,那兴许还有商量的余地。

  于是,他只能老老实实趴在阿六的背上,耳听张寿和江都王打招呼告退,直到出门之后被阿六丢上了马车,他见人跟了上来,这才慌忙叫了一声:“六哥……”

  可他还来不及把接下去的话说完,就只见阿六伸出两根手指头对他晃了晃,意识到就连这都被计数了,四皇子顿时哭丧了脸。等张寿坐上车之后,他不由得露出了极其可怜巴巴的表情,那简直像是一只被抛弃的小狗正在朝主人摇尾巴。

  “你先不用开口,让我猜一猜。”

  张寿盘膝坐下,双目直视四皇子的眼睛,气定神闲地说:“你之前嚷嚷的那些话中,比方说之前看到洪山长要撵走外头韩烈他们这些人,就勃然大怒,强行让人都跟了你,还对洪山长恶语相向,这应该是真的,毕竟你就是这么个冲动的性格。”

  见四皇子点头犹如小鸡啄米,别提多乖巧了,张寿就笑了笑说:“但是,事情是真的,不代表里头就没有你的小算盘。说吧,你在遇到洪山长的时候,还发现了什么?”

  四皇子又惊又喜,可张了张口之后,他却又小心翼翼地斜睨了阿六一眼,结果就听到了张寿的一声咳嗽:“好了,别看阿六,说吧!”

  有了这句话,四皇子这才如释重负。他扭动了一下身子,随即在张寿那戏谑的眼神注视下,小声说道:“我是正好看到洪老顽固的马车边上,有两个路人瞧着有些眼熟。一个是巧合,但两个人在不同位置,假装毫不相干,这总归就有问题了吧?”

  见张寿对于自己这样卖关子没有光火,而是在那若有所思,他可不会继续藏着掖着,赶紧讨好地笑了笑说:“那两个家伙我认得,是当初大皇子二皇子……嗯,大哥二哥身边的随从!虽说他们走前,别院的人就都被遣散了,有罪的人还被一一论处,可没这么巧吧?”

  这一次,换成张寿狐疑地打量四皇子了:“你又不是常常出宫,怎么会认得大皇子二皇子身边的随从?整个大皇子二皇子别院能有多少人,这么巧你就认得出他们?”

  见张寿竟然不相信自己,四皇子这一次真的急了,他想都不想就朝着张寿扑了过去。而一旁的阿六微微一愣,刚刚绷紧的肩头肌肉一下子就松弛了下来。果然,他就只见熊孩子只是一把握住了张寿的手,赫然一副泫然欲涕的委屈样子。

  “我大哥和二哥那别院,因为他们生辰宴之类的,我至少也是去过好几次的,而且还找借口四处溜达了一圈,见过几乎绝大部分人!老师你从前也看到了,我三哥这么腼腆羞涩的人,我当然得保护他,那我至少得把大哥二哥身边那些人的脸都记下来,万一有点用呢?”

  “我这个人记脸很在行的,不信回头你可以随便怎么试我!”

  熊孩子说得如此煞有介事,信誓旦旦,张寿要说全信,那当然不可能,但要说不信,那也同样不太可能。而且,此时车外还有锐骑营的卫士,他就姑且先当成四皇子说了真话,当下就反问道:“你认出附近有两个当初你大哥二哥身边的随从,所以你才故意和洪山长冲突?”

  “你想干什么,制造间隙,看看别人会不会趁虚而入?”

  “不是啊!我是怕他们对我不利,抓了我想要挟什么,所以我反正看那洪老顽固不顺眼,当然就把锐骑营的护卫抢过来保护我自己啊!要知道我出来的时候也只带了几十个人!”

  面对如此理直气壮的坦白,张寿微微一愣,随即就笑了起来。

  很好,很有道理!这种逻辑就是,管人家是不是有别的企图,我先把自己保护好再说!

  他伸手摸了摸四皇子的脑袋,却是轻描淡写地问道:“那你就没想过,你抢走了洪山长的护卫,害得他身边没人保护了,如果那两个家伙原本目标是你,结果却转到了洪山长身上,等出了事情之后,别人岂不会怪你?就比如现在这样。”

  “谁让他不识好人心,进了城之后发现走的大道,然后就开始撵人!”四皇子那小脸上露出了毫不掩饰的戾气,随即一字一句地说,“比起我的安危,那个老顽固算什么!”

  张寿面色一凝,等看到四皇子嘴上说得强硬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