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六十八章 真不是内定的?(1/2)
乘龙佳婿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完全意料之外地分在第一组,三皇子只觉得整个人都快慌了神。他和四皇子年龄只差一点点,从小到大就一块在皇帝膝下长大,甚至还干过躲在龙椅后头看皇帝接见(臭骂)大臣的事,结果也就是被皇帝不咸不淡训一顿。总之,他和四皇子素来焦不离孟,孟不离焦。

  然而,此时此刻,他却要第一批进去面试,还不是一个人,而是和另外五个年岁比他大不止一倍,又完全陌生的人在一起。紧紧捏着这纸条,他只觉得手足冰凉,甚至有直接逃走的冲动。

  而看到兄长这幅脸色发白的样子,四皇子立刻就冲到三皇子面前,毫不犹豫地拿出手中那张纸就要与其交换。可就在这时候,旁边一只手却猛地伸了出来,一把钳制住了他的手腕。侧头看见那是阿六,四皇子顿时大声叫道:“就分组这点小事,我和三哥换一换也不行吗?”

  “不行。”阿六不闪不避地直视着有些发急的四皇子,见人不像是那些在他眼神下须臾就败退的人,包括朱二和陆三郎,而是犹如一头被激怒的小狮子一般怒瞪自己,一点都没有往日和他说话时的调皮邻家顽童,他却依旧没有退让。

  “抽签就是为了公平公正,要是人人都和四皇子你这样与人去换组,那抽签也就没有意思了。”随着这声音,张寿已然从九章堂中出来,见四皇子顿时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似的,低着头只不吭声,而三皇子那一张脸更是一阵青一阵白,他就温和地笑了笑。

  “你们兄弟情深,这是好事。但就算你们感情再好,日后也有的是事情需要独自面对,那时候难道你们还要去寻找彼此来互相依靠?三皇子,你之前能够在解一道简简单单的题目时用了三种解法,现在居然还担心一次小小的面试吗?”

  三皇子没想到张寿竟然夸了他,顿时有些脸红。这样明显的激将法,对于四皇子来说那是百试不爽,可对于他来说却没用,因为他从来缺乏信心。再者,他那道用了三种解法的题,其实是和四皇子一同解开的,其中三种都是四皇子做的贡献,他不过勉为其难想出了两种。

  而四皇子那时候毫不犹豫地让了三种给他,还振振有词说当弟弟的应该让哥哥,他也只好照样写了上去。所以,如今想到这一点,他此时非但没能振作,反而更多了几分畏怯。

  犹豫片刻,他却看到张寿招手把第一组的其他人给叫进了九章堂,这下子,他就更加脑袋一片空白了。恰在这时候,他突然只觉得有人从后头摸了摸自己的脑袋。

  “遇事不决,那就向前看,向前冲!”

  微微一愣的三皇子扭头一看,见摸他脑袋的赫然是阿六,他先是微微一愣,随即非但没有生出被冒犯的心思,反而有些感激。他一向知道阿六对外人话不多,此时毫无疑问是在安慰他,因而,他就一如既往地按照从前的称呼小声说道:“谢谢六哥,可我就怕……”

  没等三皇子说出就怕之后的话,阿六就直接在他背上轻轻推了一把,这才淡淡地说:“怕的话,那就先做后想!”他顿了一顿,随即又补充道,“少爷说,这叫莽一波。”

  虽说从来没听到莽一波这个新鲜的名词,但这三个字也算是简单易懂,三皇子登时恍然大悟。扭头看见阿六冲自己点了点头,他反反复复咀嚼着先做后想四个字,迟疑了一下,最后自己伸出双手,使劲拍了拍自己的脸,随着啪啪两下,他终于稍微清醒了过来。

  只不过,三皇子理解的莽一波,却实在是和阿六的弦外之音有所偏差。

  当他昂首阔步走进九章堂的时候,旁人竟能感觉到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壮。尤其是四皇子,感同身受的他甚至不由得擦了擦眼睛,随即握着拳头给人鼓劲。

  “三哥你一定行的,要相信自己!”

  刚刚发生的这一幕一幕,岳山长全都看在眼里,却只觉得这情形怎么看怎么荒谬。上下尊卑的分际似乎在这里早已失效,张寿对待三皇子和四皇子仿佛就只像对普通学生,而那个不知道是何方神圣,督促抓阄的冷漠少年,竟然敢用这样亲狎的态度对待三皇子?

  他知不知道在大皇子被囚,二皇子一度见罪之际,三皇子这个序齿之后排行在前的皇子,其实是太子之位的最有力竞争者?

  陆三郎虽然也惊讶于三皇子和四皇子竟然被分配在一头一尾,可事情都发生了,三皇子也认了命,他就算再担忧也只能接受。至于怀疑这分组有没有什么猫腻,别说怀疑,就算确定,他还能怎么着?因为那必定是张寿暗示,阿六执行的!

  他早就见惯了张寿和阿六主仆不把皇子当成人物的淡然——有句话说得好,有其主必有其仆——于是,此刻他只能拍了拍手,眼见旁观人群以及其他分组面试者渐渐安静了下来,这才挤出笑容再次开了口。

  “一会儿各位按照抓阄分组的号码进去面试,一切记得听老师分派。对了,之前笔试是顺天府衙宋推官评判,国子监绳愆厅的徐黑子……徐黑逹徐监丞辅佐,之前你们的笔试卷子,就是他们一块对着老师的答案批阅的……至于今天,是我这个斋长给老师帮把手。”

  眼见陆三郎交待完这番话,也没有对其他的旁观者聚集有什么异议,竟是自顾自直接进了九章堂中,岳山长就冲几个学生打了个眼色,见他们都混入了人群中,他就不慌不忙地落在了最后。

  虽然他并不忌讳让人知道刚刚进京就来国子监看九章堂第二期招生,但身为召明书院山长,他到底还是自矜身份,不愿意和一群寻常士人厮混在一起。然而很快,他就听到了一个声音:“大司成和少司成来了!”

  岳山长还没抵达京城就已经听说过张寿升官的事,再加上之前国子博士杨一鸣和张寿扛上以至于被学生背叛,最终身败名裂的往事,在他看来,国子监其他学官和张寿就等同于绝对不可能融合的两方。

  所以,刚刚看到九章堂第二期招生,竟然只有张寿书生坐镇,连之前的笔试也是宋推官一个外人帮忙,顶了天只有一个绳愆厅监丞搭手,他就越发对自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