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七十九章 珠联璧合(1/2)
乘龙佳婿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杨一鸣被朱莹骂得额头青筋直跳,气得几乎想要冲上前和人拼命。然而,他好歹还残存了几分理智,再加上今天一下午在博士厅冥思苦想方才得出的这条应对之道,他不想轻易就被朱莹给挤兑得退缩。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横下一条心,猛地放下了捂着左肩的右手。

  刚刚朱莹那鞭子落下来的时候,凌厉劲风扑面而来,犹如刀割一般,而且他还觉得肩头隐隐作痛,那一鞭子绝对是挨得严严实实,朱莹想抵赖也不可能!

  “打了人还有理,这便是你赵国公府的家教吗?”

  他义正词严地劈头痛斥,可话出口之后,他却赫然发现,对面的朱莹嘴角含笑,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不但朱莹如此,她身后那些护卫也全都是类似的表情。就连围观众人,看自己的眼神也和之前截然不同。

  意识到情况不对,他慌忙侧头看向自己的肩膀,就只见衣衫虽说略有些褶皱,但完好无损,什么鞭子击打下来划破衣衫的痕迹,根本找不到。心中咯噔一下的他不敢迟疑,慌忙一把撕开了自己的左襟,露出了肩头,然而这一次,他却再次陷入了恐慌。

  因为那因为上了年纪而有些干瘪的肩头,依旧不曾留有任何伤痕!

  直到这时候,朱莹方才咯咯一笑道:“你大叫大嚷把这么多监生都召集了过来,还把这么多路人都吸引了过来,不就是想给自己讨个天理公道么?现在如何?衣服没破,你这肩膀虽说难看了点,可也好歹一点痕迹都没有,你是想自己抓破赖在我头上,还是想怎么着?”

  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刚刚那痛感不可能是假的,怎么可能是假的!

  见杨一鸣已经出离恐慌了,朱莹想起自己自从在翠筠间那边遇刺之后回家,没事就琢磨着如何提升武艺,奈何她已经算是天赋很好了,可到底就活了这么大年纪,于是只能在巧劲和花招上动脑筋。

  刚刚她便是劲风拂面先给了杨一鸣一个惊吓,接下来那虚挥一鞭,果然就把这位国子博士吓得杀猪一般大叫大嚷。此时此刻,见杨一鸣明显正在拼命考虑接下来用何说辞,她就用马鞭虚点对方,轻蔑地抬了抬下巴。

  “你刚刚说,阿寿想把国子监半山堂和率性堂对调,那是邀名邀宠,要毁了国子监?呵呵,你说半山堂是太祖皇帝专门辟给末学后进的,我问你,这话是落在纸面上,还是写在太祖实录里?太祖实录里没有记载的,那就是你胡编乱造!”

  见杨一鸣登时面色铁青,朱莹这才不慌不忙地说:“再说,什么叫毁了国子监?自从皇上亲临国子监,要求整顿学风之后,我听阿寿说,国子监六堂监生一心向学,所以升率性堂的监生尤其多,率性堂地方不够大,都快坐不下了,难道这事儿是假的吗?”

  杨一鸣没想到一贯被讥讽为美艳却没脑子的朱莹,竟然也会知道只有国子监学官和监生才会关心的这些细务。他手忙脚乱地一把拉上了刚刚落到肩膀处的衣服,随即镇定心神,冷笑一声道:“率性堂便是坐不下了,站着甚至于坐到堂外,也能听讲!”

  他说着就加重了语气,一字一句地说:“既然是圣人门徒,那就应该头悬梁,锥刺股,何惧这点读书求学的苦楚?”

  “哦,原来杨博士你自己当年求学的时候,是不惧风吹日晒雨淋,天天站着听讲的吗?”朱莹似笑非笑地呵呵一声,“四处抱怨率性堂太小,希望朝廷出钱扩建修缮的人是谁?成天抱怨半山堂地方大,桌椅时常换新,指桑骂槐说半山堂监生不配如此条件的人又是谁?”

  “现在阿寿肯把半山堂换给你,你却又翻脸不认,看不上半山堂了,还危言耸听说什么毁了国子监……呵呵,你记性这么差,大概不记得吧,国子监设立之初,国子监六堂每三个月互换一次讲堂,你堂堂国子博士,难道是不读史的吗?”

  “太祖皇帝鼓励莘莘学子,六堂无高低,学业无先后,勇攀高峰,学无止境,这刻在国子监太祖语录碑上的训诫,你是从来不曾看到,还是选择性地不去看?”

  随着朱莹针尖对麦芒地把杨一鸣的所谓道理全都驳斥了回去,位于大批监生最后方的张寿敏锐地感觉到,原本簇拥在杨一鸣身后那些激愤的监生们,情绪明显在渐渐回落,尤其是当朱莹掣出太祖语录作为护身符时,他甚至听到了众多窃窃私语互相询问的声音。

  在今天于半山堂提出分班的事情之前,张寿早就考虑得清清楚楚——因为他选择现在这个时机,就是要在京城把声势造足,把大多数吸引力都集中在自己身上,如此张琛和张武张陆需要面对的,也就是本地那点势力,顶了天再加上自以为已经独当一面的大皇子。

  所以,他事先预估过国子监某些保守……又或者说固执学官的反应,事先准备了一连串论据。可考虑到在博士厅和并非特定的某个人或某群人争一场时,他不能在周祭酒和罗司业面前显得太咄咄逼人,所以就考虑引入一个帮手。

  本来,能说会道,而且还自带浪子回头变天才光环的陆三郎,那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奈何朱莹昨天晚上在安慰过父母之后,却又跑了来找他,开门见山就问阿六哪去了。无奈之下,他只能合盘托出,结果,一听说要惹是生非,大小姐立刻就来了劲。

  他准备充分的各种论据,朱莹全都一一问了个清楚,随即拍胸脯表示,她会负责帮忙大造声势。可结果,他刚刚在博士厅那边听说朱莹把杨一鸣打了,差点没惊掉下巴。

  此时,眼见朱莹层层递进,先把打人的嫌疑摘得干干净净,再进一步扩展到半山堂和率性堂对调有无理论依据,成功地将杨一鸣逼到了悬崖边上,纵使他最初对朱莹的自告奋勇很有些疑虑,教过她各种应对说辞之后还是不放心,此时也不由得很想喝一声彩。

  大小姐还真是天生场面越大越从容,她大概从来就不知道什么叫做怕,那颗心简直是大得惊人!

  果然,在控诉朱莹伤人失败之后,杨一鸣本来就只是死撑,当朱莹口口声声拿出太祖语录,然后又举出国子监昔年旧例作为佐证,他终于觉察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