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二十七章 特立独行(1/2)
乘龙佳婿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眼看张寿拉了朱莹,闲庭信步似的走出屋子时,小花生忍不住瞅了一眼失魂落魄的大皇子,仿佛想要把这个曾经害惨了众多人的天潢贵胄刻在心里,随即才急匆匆地去追张寿。而朱二更没有一点兴趣和大皇子打照面或说话,也同样溜得飞快。

  至于阿六,他和大皇子有什么见鬼的话说?然而,发现老咸鱼仍旧停留在门前没有离去,他想了想,虽说觉得张寿和朱莹的安全是第一优先,反而老咸鱼想要对大皇子做什么都无关紧要,但出于少惹麻烦的考虑,再加上相信朱莹的武力足以应付突发情况,他还是留了下来。

  但是,如今已经颇有些心计的少年,敏捷地闪到了阴影之中。

  果然,老咸鱼发现人似乎都走了,刚刚一直都站在门槛之外的他就提脚跨过门槛进去,随即在距离大皇子还有六七步远的地方停住了。见人耷拉脑袋坐在地上,仿佛一尊没有生气的泥雕木塑,他就轻声说道:“太祖皇帝要是看到子孙后代变成这样子,一定会后悔的。”

  大皇子猛然之间听到太祖皇帝这个并不经常被人在他面前提起的专有名词,顿时一下子抬起了头。当看到面前的是那个曾经拎着他去前头面对一群乱民的老头,他不禁怒道:“你这样的乱臣贼子竟然逍遥法外?朱廷芳和张寿他们就如此徇私枉法吗?”

  “第一,我是被殿下你骂过的长芦县令许澄和那些狗大户追杀的无辜人,乱臣贼子这四个字我担当不起;第二,要说人家徇私枉法之前,先想想殿下你自己和人蛇鼠一窝干的事情!”

  老咸鱼这些年从来没有在如此近距离的情况下直面过龙子凤孙,此时这蛇鼠一窝四个字说出口,他只觉得异常痛快。因此,当看到大皇子那有如实质的怨毒眼神时,他也依旧怡然不惧,反而还冷笑了一声。

  “京城才是适合殿下你这种玩弄权术,贪得无厌的人呆的地方,沧州不需要你这种人!”

  目送老咸鱼快步离开,阴影中的阿六这才闪出来,却是重新回到了房门前。见大皇子被骂得整张脸都抽搐在了一起,他没有出声,就这么静静看着对方,直到大皇子仿佛无意识似的抬起头来,目光正好和他的目光不期而遇,他才嘴角翘了翘。

  然而,他那笑容着实称不上什么安抚人心的利器,大皇子登时如同受惊过度的兔子似的,双手撑地,双脚蹬地,拼命地往后退,直到最后脊背撞到了案桌的一条腿才停了下来。

  “你……你想干什么?”这小子他知道,正是张寿身边最得力的狗腿子!

  “不干什么,随便看看。”阿六迸出了这八个字,随即就仿佛寻常看热闹的闲汉似的,不感兴趣地微微耸了耸肩,“结果没什么好看的。”

  阿六这种完全闲淡——如果张寿在,一定会说闲得蛋疼的口气,顿时激怒了大皇子。然而,之前挑战朱莹却惨遭蹂躏的前车之鉴,使得他完全不敢再去挑战明显要比朱莹段位更高许多的阿六,只能缩在那儿咬牙切齿。

  “你们不会一直得意下去的!”

  如此败犬的悲鸣,阿六自然没有任何回应的兴趣。他淡淡看了大皇子一眼,随即转身便走,哪怕背后传来了再难听的谩骂和诅咒,他也完全没有半点反唇相讥的冲动。只是快到院门口时,他突然停下步子,一把摘下自己随身携带的短弓,转身就是一箭。

  正在痛骂张寿和朱莹奸夫**的大皇子陡然之间听到一声弓弦厉响。曾经遭受过此等威胁的他登时吓得打了个哆嗦,竟是不敢擅动。果然,下一刻,一支短箭就擦着他的面颊飞了过去,那破空的劲风割得他脸上生疼。

  当艰难扭头看见那支短箭钉在自己身后的案桌上,箭羽甚至还在颤颤巍巍动着时,大皇子终于出离愤怒了。他艰难爬起身来,一手攥住箭羽就想拔出这支箭。从来最怕疼的他甚至已经打定了主意,拔出之后就把短箭插在自己的胳膊上,随即大叫刺客。

  他就不信,杜衡这个锐骑营左营指挥使连他遇刺也会置若罔闻!

  可当他正这么干时,却听到耳畔传来了一个冷飕飕的声音:“这把短弓和短箭都是皇上因为我挡下融水村叛贼和刺客,赞赏我箭术,赐给我的东西。”

  你栽赃的时候最好动动脑子……再者,我要动真格,你早就死了!

  大皇子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但终究还是发狠似的一用劲,可紧跟着,他就傻了眼——不是因为那短箭入木三分,他根本拔不动,而是因为……就被他那么一用力,那支短箭竟然直接被他掰断了……就这么断成了两截!不是御赐的东西吗?竟然会如此不受力?

  虽然没看到大皇子那目瞪口呆的一幕,但阿六可以想象大皇子会怎么做,因此在找去小厨房的路上,他一直都挂着一丝笑容,心里甚至还想起了皇帝对他说的话。

  “这短弓所用木材和弓弦都很难得,倒是这短箭与其说是特制,还不如说是特意削弱。不但谈不上坚韧,而且不怎么用力就会断,也不知道做的那个巧匠到底什么心思,所以这副弓箭一直没人用,就送给你了。朕觉着,唯一的好处大概是……拔箭时箭头会嵌在肉里?”

  “阿六,你跑哪去了!害得我差点要去杜衡那找你,我还担心你被他拦下来了呢!”

  听到这个风风火火的声音,正在神游天外的阿六顿时回过神,见是朱莹,他先是沉默了一下,随即耳朵突然动了动,这才开口说道:“杜将军宽容大度,不会的。”

  一墙之隔,平生第一次被人说宽容大度的杜衡顿时黑了脸。他不能确定阿六是听到他来,所以这么说,还是那个简单直接粗暴的小子真的这么认为。眼下他过来原本是为了当面问问张寿,到底应该拿大皇子怎么办,拿冼云河等曾经作乱的人又怎么办。

  他还想知道张寿到底打算在沧州干什么,又想让他干什么,可此刻他突然觉得没必要了。

  刚刚张寿等人进行宫他就听到了禀报,于是就悄悄绕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