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二十四章 泄愤和蹭饭(1/2)
乘龙佳婿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千金之女抛头露面这种事,秦汉不奇怪,唐时就要带足随从,北宋还能随时离婚,寡妇再醮也并不受歧视,反而是皇家公主禁锢严格,大多从一而终,到了本朝太祖的时候,因为元末那场大战即便早结束了几年,仍旧打得天下凋零,于是太祖早早就颁布法令平权。

  至于这个权,不是科考权、出仕权、继承权……而只在于一般的出门和工作。平民女子婚前婚后都可以出门工作,从事经营、女医、记室等,当然婚后工作,那得自己和夫家商定。当年京城还建立过女学,只不过后来内斗都来不及,女学也就无疾而终了。

  至于富家以及官宦千金,可以大大方方出行,不必戴帷帽,又或者及地幂离。

  可即便如此,和唐时那些盛唐贵女似的身着男装随意出行,这还是大多数官宦家庭都觉着太张狂的行为。至少,老咸鱼和小花生即便是在沧州,也没见过哪家小姐这样胆大妄为。然而,人家当未婚夫和当二哥的都无所谓,他们当然不会多嘴多舌。

  更何况,鉴于朱莹那男装都难以遮掩的艳丽容貌,还有那谈笑自如的性格,他们忍不住不时偷窥,两只耳朵更是高高竖起,偷听她和朱二的话语。

  因此,对付这样一个分心二用的老咸鱼,张寿就觉得轻松多了。他非常巧妙地带着话题节奏,须臾就渐渐引到了小花生的名字上。

  果然,听他提起朱二说小花生的名字来源于一种食物,老咸鱼一个没留神,心直口快地说:“花生这玩意确实很好吃,无论是连壳一块用盐水煮,还是直接剥出花生仁之后,拿盐一炒,那都是上好的下酒菜!哎,我也不太拿出来卖的,平时都是自己……”

  最后一个吃字还没来得及出口,他就陡然闭嘴,旋即迅速瞥了张寿一眼。就只见张寿正气定神闲地笑吟吟看着他,那眼神看不出什么打探,仿佛只是普通的闲聊。他那俶尔紧绷的的神经不知不觉在那样轻松的气氛中松弛了下来,也回了张寿一个笑容,只是有点勉强。

  “存货不多,我平时也就是自己喝个小酒。”

  “有机会可要请我尝尝。”尽管张寿刚刚很想撇开什么工坊,直接先去老咸鱼那儿见识一下所谓的番茄酱和花生,但是,好容易找到真真切切的“新大陆”线索,他不愿意太过打草惊蛇,因此,这个话题他也就到此打住。

  等到跟着老咸鱼和小花生来到了一条小巷中的一座小门前,他见这步行的一老一少同时停下,不禁抬头望了一眼这低矮的围墙以及肮脏的环境。这时候,朱二立刻有些狐疑地问道:“是这里?工坊设在这地方,是不是太破了一点?”

  朱莹顿时嘲笑道:“二哥你觉得工坊应该设在哪?最繁华的大街上?最好还是三间陈设奢华的铺子?那怎么可能。又不是生产成品的地方,越是破落,越是房租低廉,成本便宜。你当谁都是阿寿吗?在自家好好的房子里开工坊。”

  “莹莹,我觉得你这好像不是夸我,而是讽刺我。”张寿有些哭笑不得,无可奈何地叹气道,“我那是因为穷……否则当初找地方招揽木匠和铁匠做东西的时候,也不会选了鬼宅隔壁……张园那么大地方,浪费了可惜,再者娘又明说了不怕吵,否则我也不会开自己家里。”

  之前大皇子对新式纺机的事讳莫如深,再加上沧州虽说距离京城很近,可只要多多派人散布各种乱七八糟的消息,他也就不怕张寿是做出纺机这件微不足道的事在城里四处流传,影响自己的名声。至于后来出事之后……他想散布消息也有心无力了。

  所以,老咸鱼这才知道,张寿是自己雇人做出了那新式纺机,而后又自己开设了工坊。他眼神闪烁了一阵子,随即就指着门上那大挂锁说:“张博士,这里已经停工好些天了,你看,门上还锁了起来。”

  朱二不忿刚刚竟然被朱莹嘲笑了一通,立刻问道:“就这围墙,这单薄的锁,不怕有人撬锁又或者翻墙进去,偷了那些纺机?”

  “偷这个有什么用?”这一次用看傻瓜的眼神看朱二的不是别人,正是阿六。没等朱二说话,他就淡淡地说,“棉花早没了。”

  朱二顿时哑然。而老咸鱼又补充道:“而且只要沧州各家工坊换上新的,邻近各大州县乃至于江南,也就能全部用上了。重要的是图纸,而不是机器,这一台纺机值几个钱?”

  完全被噎得哑口无言的朱二顿时悻悻,但还是忍不住小声嘀咕道:“那我们来干什么?”

  阿六压根没理他,跳下马来到门前,对着那把锁倒腾了一阵子,顷刻之间,那把乍一看还很能糊弄人的锁就直接掉在了地上。而朱二见人径直推开门自顾自走了进去,他不禁回头看看张寿,瞧瞧朱莹,见两人全都一副司空见惯的样子,他只能选择闭嘴。

  人家都不怕被人告私闯民宅,他怕什么?

  而老咸鱼倒是反应寻常,可小花生也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竟是追在阿六身后,一溜烟跟了进去。不过一会儿,阿六还没见身影,小花生却是仓皇跑了出来。

  “叔爷,里头的纺机都被砸了!”小花生满脸惶惑不安,结结巴巴地说,“一片乱糟糟的,瞧着仿佛是有强盗闯进来洗劫过似的!”

  闻听此言,老咸鱼也顾不得其他,连忙快步冲了进去。而朱二心痒痒的正想下马进去看热闹,眼角余光却瞥见张寿朝朱莹勾了勾手,紧跟着,他那妹妹就立刻策马靠近,两个人耳语了起来。至于再后头的朱宏等三人,全都一脸我什么都没看到的表情。

  他正在猜测张寿究竟对朱莹说什么,却只见两人很快分开,而朱莹竟是突然看向了自己,紧跟着,人就调转马头朝他这边过来,不由分说地一把拽住了他的缰绳:“二哥,我要借你去办点事情!你对沧州总比我这初来乍到的熟悉一些。好了,时候不早,赶紧走!”

  等到满脸发懵的朱二被朱莹蛮不讲理地拖走,朱宏等几个护卫虽说心里全都是一团迷糊,但都忙不迭地朝张寿微微一颔首,随即拨马紧随其后。张寿见状不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