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九十八章 恰同学少年(1/2)
乘龙佳婿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一个正拿镰刀在那当锯子,一个正捞着一大把麦秆龇牙咧嘴地较劲,纪九倒是好一些,一把镰刀挥舞得寒光闪闪,可所到之处,麦茬留得极高,尖锐的杆子高高竖着,就犹如朝天的标枪,直叫他后头三人更加不敢贸贸然上前。回头看见这一幕,张寿顿时又好气又好笑。

  要不是朱莹补贴了佃农不少,他们今天真的不是来帮农的,是来添乱的……说起来,其实他自己也是捣乱的,割完这一垄赶紧撤退吧!

  张寿一分神,就只见朱莹已经指手画脚,吩咐了几个在旁边看热闹的佃农下来帮忙,于是,他就出声叫道:“算了,纪九,你们几个就帮着捆麦子,把那镰刀放下,别割了手!”

  纪九眼见张寿转身刷刷刷几刀竟是又赶了上前,竟还真的有模有样,他想到自己往日在背地里长吁短叹时运不济,否则不说出将入相,那也绝对是上马能管军,下马能治民,只要看什么就能学会什么,再看看手中镰刀,他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嗯,看什么就能学会什么这一点,理应不包括干农活。他怎么能和从小就生长在京郊乡下的张寿相比?

  可当他把镰刀还给赶上前来的农人,又被人“礼请”到后头,笨手笨脚地学习捆扎麦子,忙得腰酸背痛却还不甚像样的时候,纪九忍不住又抬起头来看了看远处的张寿,心里突然浮上来一个很无稽,却又很实际的念头。

  张寿虽说长在乡下,但据说是从小就被赵国公朱泾出钱养活的,那么即便不是锦衣玉食,也绝对能够衣食无忧——而且听说人小时候还身体不好,所以一度错过了帝师葛雍这个老师,后来才阴差阳错再续前缘。既然如此,张寿怎么会下地,他从哪学会的这些庄稼把式?

  被人琢磨怎么会干农活的张寿,却在勉勉强强割完第一垄之后,他就立刻交出镰刀上了一旁的田埂,脱下手套捶着腰歇气。如果不是对面还有朱莹在眺望,他觉得自己一定会丝毫不顾仪态地一屁股坐下,因为他觉得自己的腰已经要断了。

  因此,眼看纪九等人撅着屁股在那费劲地捆扎麦子,再看到后头的农人已经动作飞快地将这一捆捆麦子担走,而三皇子和四皇子则是迫不及待地跳了下地,拿着篮子开始捡麦穗,他再次捶了两下腰,忍不住微微一笑。

  做个样子……那也比不做好。就犹如皇帝亲农,皇后亲蚕一样,哪怕只是形式,却也至少是天子重农桑的一个标志。只不过,据说天子亲耕还一两年有一回,皇后亲蚕却已经很久不曾施行了。至于理由嘛……皇后看到一切蠕动的虫子都会晕倒,就这么个理由。

  看到虫子就会尖叫的人,也许包括很多世家千金,诰命贵妇,甚至不少弱不禁风的贵胄,但绝对不包括正出于年少精力旺盛期的三皇子和四皇子,也不包括朱莹。

  此时此刻,下了地里的三皇子和四皇子一人拎着个硕大的篮子,一路走一路往里头扔麦穗,不消一会儿,两人就因为捡到一只体型硕大的黑虫子而大呼小叫起来,以至于朱莹不得不跳下马,裙角一扎就下了地。一看见他们好奇却又小心翼翼的样子,她就哼了一声。

  “一只死了的虫子有什么可怕的?要知道,上次我在你们老师那村子里,还看到过手掌这么大的蜘蛛,每一只脚都有至少手指头这么长……”

  “莹莹姐姐?你不是吓唬我们吧?哪有那么大的蜘蛛,那不是蜘蛛精了吗?难不成也会和西游记似的,七个蜘蛛精张罗布网要害人?”

  听到这话,四皇子还仅仅是嘻嘻哈哈地开玩笑,而前头捆扎麦子捆到整个人都快累得虚脱的两个贵介子弟,却是忙里偷闲对视了一眼,随即暗自呵呵。

  别的千金大小姐看到就要尖叫的可怕虫子,朱莹却说得如此轻描淡写,这位大小姐大概也只有张寿这样的人才能消受得起!

  正这么想时,刚刚走神的其中一人突然觉得有人在拍自己肩膀,等一回过神,就看见面前割下来的麦垛上,赫然正爬着一只朱莹说过的巴掌大蜘蛛。那蜘蛛通体黑色,八只脚却显得有些纤细,此时悠然自得地从麦垛上缓缓爬了过去,他看得头皮发麻,本能地惨叫出声。

  他这一惨叫,他那本来就吓得够呛的同伴顿时也大声呼救。当赶上前来的朱莹看见那巴掌大的蜘蛛时,却是立刻得意洋洋地对着三皇子和四皇子叫道:“看见没有?我之前看到的那只比这只还要再大一圈?这下知道我没骗你们了吧?”

  尽管刚刚一路捡麦穗也看到好几只大大小小的虫子,但三皇子和四皇子当看到那只硕大的蜘蛛时,还是忍不住有点膝盖发软。四皇子嘟囔了一声蜘蛛精,三皇子则是东张西望想找东西把它直接打死,直到朱莹用一根麦秸秆挑了蜘蛛到旁边一条已经收割过的田垄里放生。

  而朱莹转身回来时,面对两张崇拜的面孔,她就拍拍双手嘿然笑道:“它又没有碍着我们,所以就留它一条性命好了。别愣着了,赶紧干活!不说别的,至少干完这一垄,有始有终!纪九,你们几个也是,别偷懒!男子汉大丈夫,看到一只蜘蛛就吓成那样!”

  被朱莹这一激,刚刚那位惊叫失态的公子哥简直是又羞又怒,接下来自然是拿出了吃奶的力气。于是,当他终于看到面前如山一般的麦垛终于为之一空的时候,整个人立刻累得虚脱到双膝跪地,纪九伸手去拖拽也没能把他扶起来。

  不但他们,其他人也好不到哪去,纪九扶不起人,自己干脆也上前两步,不顾腌臜,直接蹲在了田埂上,犹如习惯如此的老农。倒是捡麦穗捡得又欢乐又喜气的三皇子和四皇子,跟着那几个还在收割捆扎的佃农屁股后,把篮子填了一小半,这才费劲地双手提着篮子回来。

  这时候,兄弟俩也已经累得够呛。

  勉强算是一回生两回熟,曾经背着吴氏下地过好几次的张寿看这一地残兵败将似的光景,却也不以为奇。他上前拨弄了一下三皇子和四皇子的篮子,随即就上前帮忙提起一个,因笑道:“好了,我们收割了多少麦子一时半会还统计不出来,但这些我们可以先带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