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一十四章 此心安处是吾乡(1/2)
乘龙佳婿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不管朱泾在私底下和太夫人和九娘有过怎样的交谈,这一天在赵国公府的这一顿晚饭,仍然是显得其乐融融,阖家欢喜——美中不足的是,朱廷芳和朱二这兄弟俩在沧州未归,因此怎么也不能算是完整的大团圆。

  可即便如此,吴氏仍然喜不自胜。无论是朱家长辈释放出来的善意,朱莹对张寿那毫无掩饰的情意,又或者是张寿得到的皇帝那一幅字,出身低微的她只觉得这十几年来辛苦实在是值了。因此,当夜晚坐了马车回张园之后,当张寿送她回房时,她忍不住握住了张寿的手。

  “阿寿,你此番去沧州也算是名声赫赫,如今又得了皇上赐字,你能不能禀告皇上,立家庙,让秀才和娘子都能够时时刻刻享受到香火供养?”

  张寿没想到吴氏没有催婚,也没有提别的要求,而是提醒他应该给父母立家庙。虽说本朝的制度是五品官方才能立家庙,但制度不外乎人情,他如果愿意上书请求,可以想见这件事应该能够尽快批复下来。毕竟,他的身世,和朱莹和永平公主一向紧密相联。

  他看了一眼满脸恳求之色的吴氏,想到那个拼死生了孩子出来,自己却撒手人寰的张寡妇,他最终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会立刻着手去做的。娘,你放心,如今的我,已经差不多有这份力量了。”

  “好,好!”吴氏喜极而泣,擦了擦眼睛,这才欣慰至极地说,“我一直都盼着这一天,等到家庙落成,我和你一同去祭拜秀才和娘子,你在那儿展开皇上这一幅赐字,他们在九泉之下一定别提多高兴了……大晚上不说这些了,你快回去好好歇着!”

  一大早从通州启程至今,张寿就马不停蹄从这边跑那边,此时确实已经疲倦得很。幸亏他从皇宫出来就和朱莹一块把葛雍先送了回家,否则若是带葛雍再到朱家去吃那顿晚饭,他很怀疑这位老师会不会直接在晚饭桌子上累得睡过去。

  此时此刻送了吴氏进房,张寿往回走时,便是掩不住的疲惫,打不完的呵欠,等到恍惚间一侧头,发现就落后自己半步的阿六这会儿仍旧精神奕奕,他简直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阿六,你昨晚上才睡了多久,这会儿还能这么精神,你是夜游神吗?”

  “习惯了,我一晚上只要能睡足两个时辰就好。”阿六回答得丝毫没有任何勉强,见张寿犹如见鬼了似的打量自己,他就满脸理所当然地说,“要不我哪来时间学东西?疯子从前都是晚上来教我的。”

  听到这话,张寿在呆愣片刻之后,不由得心生悚然。确实,从他过来之后开始,就记得白天阿六大多都在家里,偶尔出门去砍柴又或者做点什么杂事,那也绝对不会离开他的视线太久。要练出如今这武艺、骑术以及驾车等等各种技能,真的只能从睡眠中挤出时间。

  他沉默了片刻,突然走上前去,有些心情复杂地摸了摸阿六的头。他心里觉得,也许就是因为缺乏睡眠,所以明明只比他小几个月,阿六却比他足足要矮半个头。

  “我从前都不知道,原来你才是黑夜里的守护神。”他笑着打趣了一句,随即退后两步,语气轻松地说,“以后出门在外也好,居家休闲时也罢,你没事就多睡一会儿,不要和昼伏夜出的猫儿似的那么警醒。我又不是什么王公贵族,没那么多人要我的命。”

  见阿六没说话,显然是不打算听自己的,张寿想了想就改换了一个说法:“你不是给张园召了一大批人手吗?还有杨好郑当他们这些融水村出来的小子,再加上这次从沧州来的小花生,你不要事事亲力亲为,试试去训练培养其他人,把事情交给其他人做。”

  说到这里,他就拿自己举例道:“你看看我,做事的时候,不是有张琛他们代劳?”

  阿六被张寿说得有些心动,尤其是面对那清澈却不容置疑的目光,他不知不觉就有些小小的感动。因此,只是犹豫了片刻之后,他就点点头道:“我试试看。”

  见阿六接受了自己的提议,张寿顿时笑了起来,接下来往自己那院子走时,他想起如今还在沧州的朱二,就开口问道:“我倒还忘了一件事,你不是一直都奉旨教朱二武艺吗?他如今人在沧州,你总不能够教他了吧?这几个月工钱,你可记得给他免了。”

  听到这话,阿六顿时有些不情愿地嘀咕道:“那可是好多钱……”

  张寿顿时又好气又好笑:“你怎么这么财迷?你别忘了,我们从沧州出来时就已经确定了,沧州今年棉花丰收,再加上纺机和织机的效率,棉价不会降,只会涨。我好歹也是有五百亩棉田的人,怎么也能卖不少钱。再加上张琛和张武张陆那边的收益,我不缺钱。”

  “哦。”阿六有气无力地答应了一声,想想每个月少的那一笔收入,他就觉得异常肉痛。

  可是,想想张寿现在确实也不像从前那么缺钱,他就渐渐不再想这个了,反而不由得想到了今日张寿和葛雍面圣时的事。虽说他不至于能同桌,但和那些禁卫一样轮流去边上吃饭,再加上他一直都竖起耳朵,那些对话他就没漏过一字半句。

  等到跟着张寿又前行了一段距离,他忍不住低声问道,“今天见皇上的时候,少爷为什么不问沧州建港的事?”

  张寿没想到一贯不关心外务的阿六竟然会问这个,此时微微一怔,他就笑道:“因为这本来就是皇上交待莹莹她大哥的事,我不过是因缘巧合被赶鸭子上架参与了一下,没必要去指手画脚。你之前在朱家也听到了,赵国公已经嫌我太醒目,简而言之就是太会惹事了。”

  “惹事你怎比得上朱大。”阿六满脸不高兴,随即又补充了一句,“朱二也好不到哪去!”

  “是是是,他们兄弟俩那是惹是生非的祖宗,赵国公还以为他们多老实呢。”

  张寿头也不回地答了一句,随即突然问道:“阿六,你当初不是被你那疯子师父丢到我家来的吗?既然是带着任务来的,你什么时候把自己当成我家人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