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九十章 利口如刀(1/2)
乘龙佳婿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居然敢骂阿寿和我大哥?朱莹柳眉倒竖,按照从前的她那暴脾气,此时说不定就飞起一脚,直接踹开这薄薄的板壁,直接破墙找茬去了,然而此时此刻,她却深深吸了一口气,暗自告诫自己要请的嘉宾和要吸引的观众都还没到,不能一个人独自提早把戏开场。

  先忍一忍……回头再打死这些狗东西!

  天下太平楼建于太祖初年,因为邻近棋盘街,最初来往的文官士人素来不少,而因为太祖祖训,无事不可对人言,所以所有包厢都是板壁隔开,完全不隔音,如若嫌吵,隔壁的可以敲板壁表示抗议,当然也有暴脾气的直接闯过去骂娘,久而久之,官员们就不来了。

  听到隔壁有人在骂自己自然不痛快,可闯过去和一群读书人理论,那就更辱没了自己的身份。至于闯进去方才发现是比自己地位更高的高官勋贵这种尴尬到无地自容的事件,却也不是没发生过。于是,如今天下太平楼最多的,一是士人,二则是……仕女!

  士人们是为了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仕女们么……如今榜下捉婿其实还是很流行的,而真正聪明的家族,断然不会只在榜下看着名字对着人挑女婿,而是会早早就把应试举子做成一本名册,挑出那些中进士概率高的报给家主。

  而为了不造成怨偶,这些仕女们,自然而然就会在此之前,到这里来相看自己未来的如意郎君们——之所以加一个“们”字,当然是因为她们根本无法确定那个将来的他到底是谁。

  朱莹之所以选这个地方邀人聚会,正是因为永平公主也常常出入此地——当然,不是永平公主一个人,往往还会跟着微服私访的皇帝!没有皇帝,楚宽也常常会一块来。她更清楚的是,永平公主此举不是为了相看未来的驸马,而是为了所谓的挑选人才。

  从这一点来说,她总觉得永平公主是吃着公主的饭,操着太子的心,太闲了!

  至于在这种大庭广众之下会不会出安全问题,她还知道一个能让此地士人全都会激动到跳楼的消息。

  这太祖御笔亲题匾额的天下太平楼,根本就不是对外宣称的一样,是什么曾经鞍前马后为太祖筹措军费的民间义商的产业,那就是皇家产业,这还是皇帝亲口告诉她的。否则,京城换了那么多皇帝,经常是接连坐在宝座上的根本就不是一系人,这地方哪能一再存在?

  而这座楼存在也就罢了,就连那从不隔音的板壁,也依然如旧,从未有人去改。

  此时此刻,正在那生闷气的朱莹突然听到外间传来一声咳嗽,紧跟着,门帘打起,之前来送过一次茶水的小伙计就满脸堆笑地进来,送上了一壶酒。要是平时,并不喜欢喝酒的朱莹直接就会赏给在旁边侍立的两个护卫,可此时此刻,她却想都不想就拿了酒壶过来。

  直接给自己斟满了一杯,她举起酒杯一仰脖子一饮而尽,随即就被那辣味给呛得咳嗽了好几声。等好容易平复过来,她就有些气咻咻地骂道:“都说什么何以解忧,唯有杜康,这辛辣的东西有什么好喝的!”

  那小伙计当然知道朱莹何许人也,此时见其如此鄙薄自己这店中源自当年太祖皇帝的烧酒,他也只是讪讪一笑,并不敢多言。然而,隔壁那些正觥筹交错的士人们,却有人耳尖,却是突然大嚷了一声。

  “数日之前,那公学祭酒陆绾竟然说将来要在公学中禁师生饮酒,还说什么喝酒误事!”

  “喝酒何尝误事?这酒香之妙,古往今来也不知道催生了多少才子文豪!李太白当年自号饮中仙,斗酒诗百篇。苏东坡把酒问青天,醉书望湖楼。江阁老昔日醉酒批会试卷子,一举取中头名状元,恰是为国选中大才。陆绾刚愎自用,乱颁禁令,简直是笑话!”

  “就是太祖爷爷,若不是嗜好杯中物,岂能在军中制出这让今人赞口不绝的烧酒?”

  朱莹本来打算忍一忍,等到人齐了再闹,可听到这里,她终于再也忍不住了,直接拍案而起怒道:“诗仙李白和吃货苏子瞻也就算了,便是太祖爷爷在的时候,也赞赏过他们的诗词。可江老头就算是首辅,他也不过大明臣子,焉敢和太祖爷爷相提并论?”

  她这话含怒而出,恰是清脆响亮,别说这天下太平楼上的各方食客酒客,就是楼下行人也有不少听到了。涉及到那两位已经作古的大诗人大文豪也就算了,却偏偏还涉及到本朝太祖,当今首辅,至少朱莹这左右隔壁几间包厢,恰是顷刻之间鸦雀无声。

  而朱莹既然一怒发作,此时也再顾不得什么计划不计划的了。她劈手砸碎了刚刚喝酒的那个酒盏,也没理会那小伙计极其肉痛的表情,怒声说道:“谁说太祖爷爷制烧酒,那是因为他嗜好杯中物?那时候天下大乱,酿酒的粮食全都是从军粮中节省出来的,那有多宝贵!”

  “太祖爷爷做烧酒,那是因为连年大战,受伤的将士太多,他希望能得到纯度更高的酒液,给那些将士的伤口消毒,后续军医才好包扎治伤……用你们那点饮酒作乐,高谈阔论的心思来猜度太祖爷爷,简直是昏了你们的头!”

  仿佛是意识到自己刚刚确实有所口误,隔壁刚刚还高谈阔论的几个士人已经再也没了声息。然而,他们可以装哑巴,却不代表朱莹就会这样轻而易举地放过他们。

  “首辅江阁老当初曾经醉酒批阅会试考卷?还取中了状元?呵,我怎么没听说过?”

  “会试批卷总共才几天你们知道吗?批卷期间一律禁酒的规矩你们知道吗?最重要的是,状元从来就不是区区一个阁老,一个首辅能决定的,那要出自圣裁!哪个阁老敢越俎代庖决定三鼎甲,那便是大逆不道,你们知道吗?”

  如果说暂时哑巴的一众士人刚刚还在盘算着如何想办法,回击一下隔壁那个实在是太过伶牙俐齿的姑娘,那么当这一个个反问砸回来的时候,他们顿时连呼吸的声音都放轻了。

  然而下一刻,忍气吞声的他们就瞬间全都炸了。

  “不读史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