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零一章 贵人年年有,今日偏最多(1/2)
乘龙佳婿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无论被谁戳穿自己的用心和面目,楚宽都会安之若素,然而他真的没想到,那个官场中人也好,后院妇人也好,全都认为徒有美貌,没有头脑的朱莹,竟也能够洞悉他那点心思。虽然他并没有过分特意去隐藏,可第一个发现的人实在不该是朱莹……

  虽然对朱莹的诘问反应淡定,等朱莹拂袖而去之后,在皇帝面前也显得气定神闲,但当次日跟随这位天子亲自出席这一日御厨选拔大赛决赛时,当登上三楼的他遇见朱莹,面对那一记毫不留情的冷哼,他还是侧过了头,避开那与其说火辣辣,不如说带着几分冷冽的视线。

  他知道朱莹既然明了自己的意思,眼下这应该只是故意在演戏,其中敌意多半是装出来的,但那不满的态度却是如假包换。

  然而,他和朱莹的这种反应落在这一日下午被请来的其他评审眼中,那自然就证明了一件事。朱莹和楚宽闹翻了,此事属实!国子监那场纷争背后有楚宽的影子,此事恐怕也属实!

  吴阁老和大学士张钰作为内阁唯二被请来的人,此时哪怕平素没有什么私交,却也坐在一块,低声交流着平日都喜欢什么菜肴和口味。借着菜名语带双关这种本事,他们这种混迹官场已久的老臣自然是很娴熟,此时少不得就借此交流着彼此的看法。

  而今天的其他评审,就是皇帝带着三皇子和四皇子独占一桌,朱莹和张寿占了另一桌。

  至于张寿的那些学生们……除却陆三郎,其他人都还没有被家里人放出来。就连素来对儿子不管不问的秦国公张川,也破天荒把张琛给禁足了,就连之前“犯错情节”远远没有朱莹严重的朱二,据说也还被太夫人罚了在家中思过。反倒是朱莹已经出来逍遥了。

  再加上今天并没有葛雍那三位算学界的老前辈,没有陆绾刘志沅这样弃官从教的奇葩,没有那济济一堂的勋贵,也没有永平公主这样的金枝玉叶。乍一看去,两位阁老无不觉得今日这一场决赛,竟好似比先前那几场初试和复试更加寒酸。

  然而,他们很快就意识到,自己想错了。因为随着楼下一阵骚动,紧跟着,楼梯上就出现了一阵动静,眼见步障被拉了起来,两人齐齐对视了一眼,心里不约而同冒出了一个念头。

  不会是皇帝把宫里的嫔妃带出来了吧?这种事别的皇帝绝对不敢做,但皇帝当初都能带着裕妃去佛寺上香祈福,如今裕妃成了贵妃,三皇子的生母和妃也已经晋封贵妃了,这要是真的带出来,那也不是没可能!

  如果换成孔大学士在这儿,说不定就会站起身来随时做好翻脸的准备——这也是任何一个致力于成为绝非天子应声虫的首辅,都会做出的选择。该劝就劝,劝不了总得杠一杠!

  然而,吴阁老本来就习惯了做应声虫,此时就算是真的嫔妃来了,他也绝不会吭声。

  至于张钰,他可不是假道学。他自己都常常带着妻女出门游玩,因而天子若是真的带了宠妃出来,他事后也许会规劝,但当面却绝不会翻脸。

  而张寿被朱莹一把握住了手,甚至连心猿意马还来不及,他就听到耳边传来了大小姐那紧张的声音:“阿寿,我今天是听说皇上要亲临主持这场决赛,于是从家里偷偷跑出来看热闹。这下头既然拉起了步障,那么上来的应该是女子,不会是我娘,又或者干脆是我祖母吧?”

  张寿不由得微微一愣:“可太夫人和九姨的性格,出来不会设步障吧?”

  “也是!”朱莹立刻喜笑颜开,“我祖母和我娘都是最爽利的人,肯定不会这么矫情……”可她这矫情两个字刚刚出口,随即就听到了一声咳嗽。

  而伴随这一声咳嗽,却是九娘冷着脸从楼梯上来。见朱莹瞪大眼睛看自己,随即就直接窜到张寿身后躲了起来,她就没好气地说:“怎么,背后说人矫情,现在我人来了,莹莹你倒不敢说了?这背后编排人,算什么天下英雌?”

  未来岳母这一本正经的英雌两个字,张寿听得险些喷酒。然而,朱莹在他背后扶着他的肩膀时,不可避免地和他有些肢体接触,他又不由得有些心热,只能赶紧站起身来。然而,他正要和九娘好好打个招呼,却不想九娘也就是揶揄了朱莹一句,就让开了楼梯口的位置。

  紧跟着那个出现的人,恰是在他意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九娘都来了,太夫人还会远吗?而太夫人同样是似笑非笑地斜睨心虚到干脆蹲在张寿身后的孙女,眼看皇帝也是一脸诧异地看着自己婆媳二人,她就微微弯腰算是先见了常礼,随即竟也是往旁边站了站。

  意识到这接下来还有人上来,张寿隐隐有所猜测,终于明白这步障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果然,不一会儿之后,眼看太后一马当先,自己先后见过两次的裕妃紧随其后,再接着是自己没见过的一位宫装妇人,再后头赫然是永平公主和德阳公主,还有几个陌生的少女。只看众人的举止样貌,那应该是郡主县主之类的宗女。

  面对这样的阵容,别说张寿瞠目结舌,就连吴阁老和张钰,那都是惊出了一身冷汗。皇帝带着三皇子和四皇子一块来了,太后带着两位贵妃一块来了,再加上两位公主和几个宗女,今天这规格何止是高……简直是突破了天际!

  可问题在于,这么多天家贵人云集于此,锐骑营岂不是要倾巢而出?顺天府衙那边知会了没有?顺天府尹秦国公张川此时此刻有没有焦头烂额,三班差役是不是要疯了?

  两人正在这么想时,却只听上头传来了皇帝的一声惊咦:“母后,你们怎么都来了?”

  敢情皇帝本人都不知道!这下子,吴阁老和张钰那是心里齐齐咯噔一下。这么大的事,敢情这对天下最尊贵的母子俩竟然没商量好吗?

  “都说只准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你这难道是只许皇帝看热闹,不许后妃凑热闹?”

  太后非常随意地揶揄了一句,见三皇子和四皇子忙不迭上来行礼,四皇子眼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