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零八章 落水(1/2)
乘龙佳婿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离开江都王府,四皇子满脸怏怏,颇有些半途而废的郁闷。可当东张西望的他看到阿六不知道从哪闪了出来,竟是默默跟在他们身后的时候,他就不由得眼睛一亮,当即窜到张寿旁边,涎着脸说:“老师,就这么丢下宋大厨,不太好吧?”

  “万一江都王他们一家人恼羞成怒,把人关起来毒打一顿呢?要不,让六哥去看看?”见张寿踌躇不语,他就趁机更起劲地游说道,“当然,江都王府说不定就有高手在,六哥虽说艺高人胆大,可如果被发现了,要解释就麻烦了,要不,干脆让六哥带上我吧?”

  见张寿顿时似笑非笑看着自己,四皇子却也不怵,还挺直胸膛说:“要是被抓住,我就说是我半途强拉着六哥,带我潜入江都王府来看状况的!好歹是阿绫姐姐看中的人,总不能让人不明不白就这么失陷在江都王府了吧?王叔再不讲理,也不能拿我怎么样!”

  “我看不是你怕人失陷在江都王府,是觉得热闹没看完,所以很遗憾才是。”朱莹没好气地戳穿了四皇子那大义凛然的借口,见人眼珠子乱转,干笑不说话,她顿时也心中一动。然而,还不等她也想个和四皇子差不多的借口,手腕就被张寿一把拉住了。

  “阿六,你带四皇子去吧,小心点,最好别让人发现,更别用上他那个蹩脚的借口。”

  张寿对阿六点了点头,见四皇子欢呼一声,随即猛地窜到了阿六身边,直接非常娴熟地往人身上一扑。见阿六有些无可奈何地接住了这个皮猴,把人往背上一甩,非常干脆利落地转身离去之后,他侧头看了一眼满脸不甘的朱莹,顿时就笑了起来。

  “莹莹,你这是牵线搭桥上瘾了啊!这种事,就该让他们自己去谈。海陵县主是你撺掇她那么说的吗?显然不是。而宋举人又是我怂恿他去接人家话茬的吗?完全没有,说实话今天这一幕我之前都看呆了。你这会儿皇帝不急太监急,何必呢?”

  “好好的干嘛拿太监来打比方,哼!楚宽简直是气死人了!”

  朱莹老大不高兴地哼了一声,但到底还是姑且赞同道:“不过阿寿你说得也没错,我还当今天是太后娘娘带着那么多人来给永平相看呢,结果谁知道竟会成这样……说实话,阿绫从前就是个有点馋嘴的娇憨小丫头,没想到有这胆子!”

  “呵呵,谁说不是呢?就是咱们这位宋公子,那也是该仗义时仗义,该缩头时缩头的人,今天他在御前能说出那样的话,就已经让人眼珠子掉一地了,在江都王一家面前竟然还能这么侃侃而谈,我差点都以为他被我灵魂附体了。”

  朱莹已经习惯了张寿那时不时会冒出的趣话,此时顿时笑得眼睛都眯缝了起来:“他哪里比得上你,昙花一现的振振有词之后,立刻就是唯唯诺诺的本性毕露……方青那小子给他起了绰号叫宋混子,这还真心没错,这家伙在别人看来够混日子的……”

  张寿和朱莹闲庭信步,边走边聊,牵着马的那些随从不由得面面相觑。这其中既有朱宏这样的赵国公府护卫,也有张园经过花七和阿六先后特训的两个见习护卫,再加上随行保护四皇子的锐骑营侍卫八人,加在一块足有一二十人,这还不包括兴许隐伏在暗处的卫士。

  毕竟,朱家和张园固然没有这么大的排场,可四皇子哪怕不是三皇子这样的未来太子,可皇子微服出行,那也总是不能马虎的。

  可朱家和张园的人在片刻迟疑之后,就立刻追上了这一对准小两口,而跟随四皇子的那些侍卫却傻了眼。他们怎么办?难不成就这么傻乎乎地呆在江都王府门口给人看门?否则,难道他们还能丢下四皇子?

  朱宏则是盯着朱莹和张寿那交握在一起的手,足足好一会儿才快步上前,谨慎小心地提了提那些无所适从的锐骑营侍卫。

  被他这一说,张寿方才反应了过来,哑然失笑地摇了摇头,他就拉着朱莹转身朝那几个侍卫迎了上去:“这样吧,你们留下两个在江都王府门前这条街上守着,其他人不妨回去给皇上和太后报个信。回头阿六自然会平安把四皇子送回兴隆茶社,绝不会少了半根毫毛。”

  这一点众人当然相信,要知道,出身锐骑营的他们那可是没少体会某个兼职教头的厉害——人一来就先一轮挑遍了所有教头,还曾经接受过几个不服气家伙的车轮战,从步战到马战到弓箭到其他兵器,全都试过,竟是都能似模似样。

  人虽说还谈不上兵器样样精通,但短板很少,擅长的几样兵器更是远远胜过普通好手。

  既然有这样的阿六保护四皇子,江都王府又不是龙潭虎穴,真要是暴露了,四皇子凭着身份也能安然出来。当然最重要的是,有张寿这话,他们就至少不用发愁该怎么做了。

  于是乎,八个人顷刻之间就分派好了彼此的责任,两个留下,六个离开,恰是井然有序——只不过,连四皇子的那匹坐骑,也一块给牵走了。

  而张寿和朱莹自然不会再回兴隆茶社。虽说两个人对美食都很感兴趣,可之前该品尝过的也都品尝过了,他们完全没兴趣在太后和皇帝双双在场考核甄选的时候再过去凑热闹,而且还是在发生过那样尴尬的场面之后。

  于是,两个人索性也不再去外城,而是沿着江都王府往西走,一直到了什刹海上的银锭桥,这才双双下马登桥。十月初这种日子,虽说早已过了中秋,但放在江南不过渐有寒意,但在京城却已经是寒风凛冽,初雪随时都可能降临的日子了。

  在这种日子,春秋两季常有的游人,什刹海边上自然少了许多,而即便是有,也和张寿与朱莹这样,披裘戴帽,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

  之前在烧着铜柱地龙的兴隆茶社里,朱莹还穿着黄衫郁金裙,此时却是已经戴上了银鼠卧兔儿,外头披着一件潞绸面子,貂皮里子的披风,手上却没有揣着那些京城千金贵女们最常用的暖炉,因为她正高高兴兴一手拉着张寿。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