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零七章 因为无知,所以弱(1/2)
乘龙佳婿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孝悌、柔顺、贤淑、和睦、持家……从古至今那些所谓贤德女子很多,不少甚至都是曾经文字动天下的才女,然而,她们的无数诗词文章都失传了,可诸如女论语之类的东西却留了下来,这其中深意,太后身为女子,当然不会没有想过。

  至于有名的才女谢道韫李清照之类的,她们的文章辞赋倒是传了下来,至于劝导女子柔顺卑弱之类的话,那却没有,原因很简单……她们自甘卑弱吗?对丈夫称得上恭顺吗?谢道韫压根看不起那个没用的丈夫,至于李清照和赵明诚固然曾恩爱过,可人到底还再嫁了一次!

  就算有人打算冒用她们的名义掰扯出女训女诫之类的,那也得别人肯信啊!

  此时此刻,即便事先对这场召见多有猜想,但听了洪氏这番话,太后还是倍感意外。

  身为普通的武门之女,她最初并没有想到最终会坐在如今这个位子上,所以不同于那些深居内宅的贵妇人,她见过形形色色各种各样的女子,包括很多民间地位卑微的妇人,也包括很多极有见识和才华的女子,于是哪怕永平公主这样号称才女,在她看来也不过平常。

  因此朱莹这样特立独行,直来直去的姑娘反而讨她喜欢。可是,她以为洪氏有个那样的父亲,那么,人要么和洪山长一样顽固守旧,要么就是心思深沉,别有用心。可如今洪氏竟然异常坦率地表示,她一直都在欺瞒洪山长,这个父亲从来不曾真正明白过她!

  不但欺瞒,人甚至坦言平生志向,竟是为了孤弱女子张目!

  这一刻,就连一直都被张寿死死拉住的朱莹都忍不住了,立刻开口问道:“洪娘子你说的孤弱女子,是那些被夫家休弃的可怜人吗?”

  “不。”洪氏微微抬起头,大胆地直视着太后的眼睛,“并不仅仅是那些被夫家无故休弃,又不被父母接受,于是只能在庵堂苦苦挣扎,甚至流落街头的女子才可怜,同样可怜的是因为贫穷被卖到见不得人去处的女子,是被长辈打着各种名义安排人生的女子……”

  “是从前养尊处优,遇到大变却茫然无措,连求生技能都没有的女子;是看似精通诗词歌赋,却根本不懂如何治家持家,最终眼睁睁守着没用的丈夫一同眼看家道中落的女子。”

  “也是那些生在贫寒之家,从小只懂得如何操持家务,挣扎求存,这才勉强能够得一温饱。但不管她如何勤劳持家,嫁人生子,却仍然对子女前途无能为力,只能听天由命,子女即便努力也无法向上的女子。”

  “大小姐,孤弱二字,孤并不是孤单,哪怕有些女子有父母兄弟,丈夫儿子,但在这个世界上,她却依旧是孑然一人,没人懂她,更没有人愿意花时间去懂她,甚至她自己都未必懂得自己要什么。至于弱,也不是因为不贤不德,所以弱。”

  “很多出身贫贱的女子其实性情坚忍不拔,可她从小长在尘土淤泥之中,没有机会更没有办法知道这天下有多大,知道如何才能够活得更好,于是再美好的性情,再美好的容貌,最终零落成泥碾作尘,甚至连其香都未必有人记得……因为无知,所以弱!”

  “好一个因为无知,所以弱!”朱莹再也忍不住了,直接击节赞赏。

  “陆放翁的诗大多浅显,这首零落成泥碾作尘,唯有香如故,倒是称得上佳作。”

  太后则是和朱莹的着眼点不甚相同,她口中如此说,但陆游并不是她喜欢的诗人,要说陆游的风骨名节,品行抱负,也没什么太多可以挑剔的地方,太后真正不喜欢的,只是那一首《钗头凤》。

  一面因为母命而忍痛休妻,一面却又在重逢之后难断旧情,于是在沈园粉墙上大笔一挥,题下了那样一首《钗头凤》,却也不管有多少人会看到这样一首题词,也不管这样的风波传扬出去,会对自己的前妻唐婉造成多大的伤害。而最后,陆游倒是活了八十六,唐婉呢?

  那个可怜的女人,本来就放不下这段感情的她,在题了那一首钗头凤答和陆游之后,年纪轻轻就香消玉殒。

  太后当年也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嫁给了还是不起眼藩王的睿宗皇帝,婚后为了陪着丈夫度过那段最难熬的岁月,因为需要周顾的各种事务太多,太繁忙,生下当今皇帝时已经二十有五,可当她带着五岁的儿子进入京城时,面对的却是头上突然多出来一个耀武扬威的婆婆。

  那个曾经只是不起眼太妃的女人以为自己的儿子坐上皇位,自己水涨船高成了太后,不但对她颐指气使,还死缠烂打要儿子提拔她的娘家,要儿子纳娘家外甥女为妃。可最终,虚与委蛇不过几日的睿宗皇帝,就彻底被自己实在太过愚蠢的生母给气得爆了。

  然后,那位被尊为太后的女人就被软禁在了清宁宫,那贪得无厌的睿宗母舅一家人干脆被送去了天津“颐养天年”,所有男丁都给了官位,给了丰厚的俸禄,唯独不给实权。

  而睿宗皇帝对她说的话,她至今都还记得。

  “朕最凄惨的时候,是你陪在身边;朕最危险的时候,是你的外甥披挂上阵,冲杀在前;朕的军需是你和你的姐姐亲自带领妇孺日夜赶工;朕的后方是你们一批妇孺劳心劳力,激励将卒,不眠不休奋力守住。”

  “那个女人当年是生了朕,但她也不曾养过朕一天,就忙着和其他女人一同争宠去了,哪里比得上夫妻同甘共苦的恩德?孝道大如天,但要是一味被孝道困住了手脚,违背了本心,那就不过是愚孝!”

  “孝这个字固然是天子治天下的不二法宝,但那是做给别人看的,那么,朕只要把人供在清宁宫就够了!她要是再不满意,那就随便她去吧,反正清宁宫上下都是听朕的,不是听她的。想要凭借孝道左右朕的人生?痴心妄想!”

  此时此刻,在评判了陆游的那句诗之后,太后不由得恍惚了片刻,等回过神后方才发现不但洪氏没有开口,就连张寿和朱莹,也同样没有打断她那难得回忆往昔的这段时光。因而,她不由得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