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三十四章 赏秋遭遇熊孩子(1/2)
乘龙佳婿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准备那场讲学准备了好几个晚上,其他日子不是上课就是辅导习题,张寿只觉得这是自己人生中最勤勉的日子——毕竟之前就算是在半山堂和九章堂同时开课,他在半山堂中也只是信手拈来讲点很基础的历史和数理,九章堂更是没事就丢给陆三郎。

  然而,次日这难得休沐的这一天,他本待睡觉睡到自然醒,结果却还是生物钟作怪,早早就醒了,只好赖了一阵子床方才爬起来洗漱早餐。等到去见过吴氏,得到这位养母的暗示,让他去约了朱莹出去赏秋,他顿时哭笑不得。

  可还没等他想好这赏秋应该选个什么地方——如今的京城可有什么满山红叶,一日之间又能往返的好去处,他却直接把朱大小姐给等来了。兴冲冲的朱莹一见他就笑道:“阿寿,今天和我一块去万岁山赏红叶吧?”

  “……”

  如果此时能用颜文字,张寿相信自己能打出一堆来。在后世,若说景山赏秋,那真是没新意更没创意,可在如今这个时代,上去过万岁山的人屈指可数,而他竟然可以因为赏秋这种简直儿戏的原因再去一次?就算他觉得皇帝对他好像还行,可也不至于自恋到认为特别。

  因此,他忍不住脸色古怪地盯着朱莹,颇为谨慎地问道:“就我们两个?”

  这种对话听得门外的阿六忍不住莞尔。可下一刻,朱莹的回答竟是让他都始料未及——毕竟在他想来,素来爱憎分明的朱莹应该直接爽快地承认下来。

  “我也想,可惜这次不行!”朱莹却不知道门口还有个听壁角的,哼了一声就懊恼地说,“皇上特意差遣人来,让我带你去万岁山赏红叶,那是太祖爷爷特意让人搜罗秋天会有红叶的树栽种在上头的……要我猜,皇上会不会是想让你单独辅导一下四皇子?”

  还能这样?张寿简直觉得不可思议,他让三皇子自己回去教四皇子,借此增进兄弟俩的感情,同时培养两个人的独立性,但三皇子好像很吃力,所以他松过口,说是让四皇子可以来张园或赵国公府,然后单独请教他。可现在这情形……

  皇帝这难不成是打算找他做家教?他哪来这么闲,难得休沐一天,哪能这么压榨劳动力!

  见张寿赫然满脸抗拒,朱莹只好咳嗽道:“就进宫去看看吧。说不定不是为了四皇子,而是为了你讲学和日后经筵的事情呢?爬爬万寿山,好歹也能散散心,要是皇上真的提什么没道理的要求,我替你拒绝!我上次已经说过他了!”

  呵呵,大概这世上除却太后之外,也就是你敢当面说皇帝了!

  张寿也只能苦中作乐地想,大概这也算是完成吴氏那邀约朱莹一同去赏秋的任务,当下只能无可奈何地答应了,却带着朱莹先去和吴氏说了一声。结果,吴氏的反应赫然是惊喜交加,连声说我本来就让你们去赏秋,现在这是正好,几乎撵人似的亲自把他们送到了二门。

  对于吴氏那点功利的念头,朱莹虽说已经感觉到了,但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在意。吴氏固然希望张寿飞黄腾达,却也拼命给她和张寿找各种机会,这种婆婆上哪找去?于是,她喜滋滋地和张寿一块出了门,见人讶异地看向了那驮轿,她就咳嗽一声道:“这样进宫低调一些。”

  大小姐,你都动用了你祖母的常用座驾,而且这种前后两匹马抬轿子似的驮轿走在大街上,你管这叫低调?你信不信后头会跟上一堆眼睛,发现我们进了北安门后就会光速传到所有消息灵通人士耳中,然后再传遍各种官宦之家?

  张寿只觉得啼笑皆非,可当看到朱莹那明显心虚的表情,他就知道人肯定也明白这一茬,这不过睁着眼睛说瞎话,因此摇了摇头后,他就踩着那特制的车蹬子上了驮轿。当驮轿套稳,驮着轿子的马儿稳稳当当前行时,他想起上次进宫坐轿子的晕轿感,不禁微微有些出神。

  紧跟着,他就看到面前一只手轻轻晃了晃,抬头一看,就只见朱莹的脸近在咫尺,仿佛只要他一探头,就能一亲芳泽。虽说早已经亲过了,但他还是不由得一动不动地看着那水波潋滟,仿佛会说话的眼睛,却是扬眉笑了笑。

  “莹莹,我们的好日子一拖再拖,对不住你了。不过,你大哥都有主了,现在看看四周围那些人,好像就只有一个张琛还在打光棍了。”

  “还真是!”朱莹这才往后一挪,面上飞起了两朵可疑的红霞,自然才不会承认刚刚想要趁机靠近一些,弥补上次生辰时那犹如蜻蜓点水的一吻之后,再也没敢太靠近他的遗憾。她目光游离地东张西望,试图降低脸上的温度,直到手被张寿握住,这才陡然惊醒了过来。

  她嗔怒地看了人一眼,这才慌忙延续张寿的话题:“张琛一定要娶绝色,可满京城的绝色千金才几个?就算不挑门第那也找不出十指之数。更何况,小门小户的女子很难应付得来官宦人家那点人际交往,而张琛和永平从小到大就看不对眼,否则倒是省事了!”

  为永平公主操心之后,她又埋怨道:“你别看张琛现在说得轻巧,就算真的一个绝色大美人站在他面前,他还要挑剔人性格……这家伙就只能找个没心没肺的才受得了他这脾气!”

  听到朱莹这抱怨,张寿就若有所思地说:“我倒是觉得,张琛这脾气,说不定娶个语言不通的外国美人儿,那还有点意思。”

  朱莹登时犹如看怪物似的看着张寿,随即嗔怒地嚷嚷道:“阿寿你比我还突发奇想,也不怕秦国公气得打到你家里来!他现在可是顺天府尹,一旦发作起来,就连阿六也要吃不了兜着走,你小心家里连买米买菜都成问题!”

  “我这不就是说说吗?”张寿连忙举手投降,心里却不无戏谑地想,张琛这一定要绝色为妻的意识,还能够持续多久。据说人身边丫头都是秦国夫人给挑的绝色,就这还觉得不够,还要个力压群芳的正妻……这得等到猴年马月才能人面桃花相映红?

  闲话之间,驮轿已经到了北安门。既是太夫人的座驾,而且打起帘子之后,又看到里头坐着的是张寿和朱莹,戍守北安门的守卒自然立时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