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四十八章 人比花娇,群贤荟萃(1/2)
乘龙佳婿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噼里啪啦的爆竹正是张园中人放的。https://事实上,爆竹这种事物历经两千多年的发展,早已经从最初货真价实的把竹筒放在火堆里烧,然后取其中那竹筒爆裂的声音来图个喜庆,渐渐变成了木炭硝石填充在竹筒中,获得更大声响的爆竿。

  而随着火药的逐渐常见,鞭炮这种后世污染空气于是被四处禁绝的玩意,也已经真正面世,甚至有所谓的一千竿,两千竿之类的称呼,就犹如后世的一千响,两千响。

  只不过,本朝那位太祖对于火药的管制却非常严,即位之后,他就声称火药鞭炮容易引发火灾,难以控制,因此把装填火药的鞭炮连带孔明灯也一块严禁了,甚至还对京城各家官宦和富贵人家下了严禁,要求自上而下不放火药鞭炮,只能放爆竹,字面意义的那种……

  如今哪怕去开国时日长久,很多太祖时期的旧规矩早已经被人丢进了故纸堆,但官宦人家大多数还会守一守这不放鞭炮的规矩,以免被某些矫枉过正的御史揪住。至于民间那私炮坊子出产的鞭炮,也就是某些百姓私底下在节庆以及婚嫁的时候放一放,衙门也没法管。

  虽说这爆竹的声音相比震耳欲聋的鞭炮,不免显得有些不太给力,但意境既然有了,张寿自然没有那么挑剔。而此时,刚刚在路上悄然混进他这一行迎亲队伍,后来却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悄然溜走的陆三郎陆小胖子,却是腆胸凸肚地迎了出来。

  没错,今天张园这场婚礼的男方赞者,正是小胖子。这也是他没有去和张琛等人抢着当傧相的由来。

  此时此刻,满脸堆笑的他陪着张寿迎了花轿上下来的朱莹,眼见大小姐那一身大红嫁衣穿得比其他新娘更加华丽,他就不由得啧啧一声,等送了这小两口往新房去行同牢以及合卺礼时,他方才压低了声音说:“小先生,你今天这场婚礼,回头可真是要轰动全城了。”

  张寿本来正想着今日朱莹那红盖头掀得太快,落后一步的他没能看清楚她到底是浓妆艳抹,还是淡扫蛾眉,又或者别出心裁地不施粉黛,可乍然一听陆三郎这话,他不禁心里微微咯噔一下,突然想起了阿六这些天的反常。

  然而,他还来不及询问陆三郎太多,这个明明吨位越来越厉害的小胖子却一阵风似的溜走了。

  等到了新房之中,当张寿挑去朱莹那一顶红艳艳的盖头时,他就见到了一张艳光四射的脸。大小姐也许平常偶尔会素面朝天,也许偶尔会淡妆示人,但在今天这种场合,从来就很擅长打扮自己的她从早上开始精心描画,为自己打造了最完美的妆容。

  此时此刻,朱莹如愿以偿地看到了张寿那不加掩饰的惊艳表情,顿时得意洋洋地展眉一笑,可下一刻,她就只见他的面色变得有些古怪了起来。被人一声不吭地这么盯着好一会儿,她终于觉得有些不安,甚至以为自己的妆容哪儿出了差错。

  可就在这时候,她听到面前传来了一声叹息:“莹莹,今天这新房恐怕是不会有人敢进来的,要是见了你,自惭形秽都是轻的,我怕人掩面而走,回头后院本来就少的女客要跑掉一多半。”

  “油嘴滑舌!”朱莹嗔怒地骂了一句,但心里却喜滋滋的。就算是听惯了夸奖的她,在听到这样变相的赞美之后,还是觉得极其愉快。

  不过,虽然她很想奉还一句,今天你那迎亲的样子实在是招蜂引蝶,可话到嘴边,想起离家时祖母和父母的先后告诫,她还是稍微老实消停了一点,只是等到同牢合卺的那些饮食酒水一一下肚,一上午一下午都没怎么吃东西的她,这才算是感觉到了饥饿。

  至于之前……她哪里顾得上吃东西,都在忙于给自己一场不留任何遗憾的婚礼。

  虽然很想在新房中多留一会儿,但当陆三郎新婚燕尔的妻子刘晴在门外让人通报了一声,道是陆三郎转告,今天宾客盈门,还请他这个新郎官去接待一下,这边新房自有她来看顾时,张寿还是不得不忍痛离开。

  就是为了婚礼应酬太麻烦,所以他才对这种形式主义的东西完全不感冒……

  虽然吴氏应该非常想到新房来陪着刚过门的儿媳妇,但没有婆婆新婚之夜跑到儿子媳妇那新房来的道理,所以有刘晴这个熟人过来坐镇,他也确实没有什么不放心的。只不过,刘晴口中这宾客盈门四个字,着实让他心里犯嘀咕。

  原因就在于那五十桌的庞大数量,以及他根本不知道阿六送给了谁的庞大数量请柬……

  “那……莹莹你在这安心等着,有什么事尽管叫人。”张寿说到这,突然顿了一顿,想到朱莹口中朱廷芳那场婚礼上的新房搅局者,当下又补充道,“如果有人到新房来找茬,你想怎么打发就怎么打发。别担心闹出什么事,不把自己当宾客的人,那就没必要客气!”

  “好了好了,我知道,我又不是面团,我不欺负别人就不错了,你还怕人欺负我!”朱莹简直哭笑不得,直接在张寿背上推了一把,“去吧去吧,但千万别满身酒气回来,那样我今晚就不理你了!”

  话一出口,她方才醒悟到这其中的语病,顿时面色微红。而让她完全意想不到的是,张寿突然靠近她耳边,仿佛要嘱咐些什么悄悄话,可就在她打算凝神倾听的时候……他竟是突然在她耳畔吹了一口气,随即就笑着移开一步,眨了眨眼睛就这么走了。

  足足好一会儿,耳朵根发红的朱莹才醒悟过来,自己竟然又被张寿调戏了!虽然是名正言顺的夫妻,可今天一次两次被他这般戏耍,她还是不禁怒从心头起,偏偏张寿已经出了门,刘晴则是适时进了屋子,她只能气咻咻地用力用粉拳砸枕头道:“啊,真是气死我了!”

  “这是怎么了?”

  刘晴一进来就看到朱莹面色绯红地在那发脾气,登时吓了一跳。张寿和朱莹还没成婚,那就是蜜里调油,怎么如今好不容易成婚了,却是闹别扭了?可她这问题却完全被朱莹无视了,因为她就只见大小姐正发泄似的在那软枕上又掐又捏,仿佛把那玩意当成了张寿。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