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五十章 钗横鬓乱,任是无情也动人(1/2)
乘龙佳婿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新房之中,喜烛摇曳,大红处处,再加上那身穿大红的美人儿,真的是一片喜庆旖旎的气氛。然而,独守空房的朱莹却已经无聊到和刘晴两人坐在偌大的拔步床上,在那打双陆了。

  不是她在新婚之夜也如此放肆,实在是……太没劲了!好歹和她大嫂嫁进来那一天似的,有人到洞房里来看看热闹,挑衅一下也好,那么她好歹可以找到一点事情做,至少可以提一提精神,不像她现在只想打呵欠睡觉!

  难道那些看不惯她朱大小姐的女人都死绝了吗?不对,应该是这些人都没收到请柬,就算想来出气,也不得其门而入……唉,早知道如此,她就特意发出十张八张请柬,看看有没有人会受不得激跑来找她麻烦,至少她也有点事情做!

  而刘晴当然看出了朱莹那百无聊赖的情绪,可就算是她打叠精神连赢三局,也没看到往日争强好胜的朱莹奋起反击。因此,她只能丢下手中的骰子和双陆棋,咳嗽一声劝解道:“张学士的学生们除了三郎,大多数都没娶妻,再说就算娶了,有几个敢来闹你?”

  “再者,如德阳公主,永平公主这样的,毕竟刚死了两个哥哥,又不好亲自到张园来……”

  没等刘晴把话说完,朱莹就轻哼一声道:“德阳也就算了,永平那家伙她是打死都不会来的,因为她如果来了,回头宫里少不得会有人催婚,她现在都快要恨死了!再说,我也不稀罕这种所谓的面子。不过,居然都没有一个有志气的来和我硬顶,真是无趣!”

  刘晴此时都不知道说什么是好。别的姑娘们恨不得洞房花烛夜的时候各种过来看热闹的女眷少一点,也免得又是调侃,又是缠枪夹棒的各种挑剔,而到朱莹这里就倒过来了。大小姐反而嫌弃不来的人没志气……这到哪去说理?

  她一点都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只能绞尽脑汁岔开话题,终于就被她想着了:“对了,听说今天张园宾客特别多,各处足足摆了五十桌宴席,那叫一个热闹!”

  朱莹却想起了张寿在他面前提到阿六做主送出去的那一堆请柬,此时终于来了点兴致。她若有所思地摸着下巴,可问刘晴都有谁来时,一开始就去了后院吴氏那儿,于是并不怎么知情的这位陆家三少奶奶无奈摇头,表示并不清楚。

  于是,朱莹干脆扬声叫了母亲给自己陪嫁的楚妈妈进来,嘱咐她去前头打听一下,今天来的宾客都有谁。这本来并不是很合乎规矩礼仪的举动,但发生在朱莹身上,无论楚妈妈还是刘晴,那却是没有一个人有异议。

  她们只要朱莹没打算坚持自己溜去前头婚宴看热闹,那就已经如释重负了!要真是发生那种事,她们才会叫苦不迭。

  而楚妈妈悄然去了,朱莹也就丢下了此时根本没兴趣玩的双陆棋,干脆拉着刘晴悄声问起了对方和陆三郎的婚后生活。虽然陆家人口多,但因为陆夫人早早就安排好把小儿子分出去单过,所以刘晴谈及此事,对自己的婆婆那就是一箩筐的好话。

  不用成天和两个嫂子抬头不见低头见,妯娌之间斗心眼,不用日日琢磨着如何讨好婆婆,反而只要隔三差五送点什么东西过去,就会得到婆婆一大堆称赞和回赠,就连原本对她这桩婚事总有些不放心的父母,如今也全都觉着她嫁得好极了。

  而刘晴坦然地把这些一说,朱莹立时笑得眉眼弯弯,却是又问道:“婆婆对你好,陆绾那个当公公的暂且不提,他也管不到儿媳妇的事,陆小胖子那家伙呢?如果我没记错,你之前是因为他在二皇子面前出面维护你,这才觉着他不错的。现在呢?”

  “他有没有本性毕露?”

  “什么本性毕露啊!三郎挺好的!”刘晴本能地反驳了一句,见朱莹干脆就扑上来环着她的脖子,笑问了一句好在哪,她不禁心如鹿撞,连忙奋力推开了她,可脸上的嫣红却已经出卖了她此时心底的情绪。

  好在哪……那还用得着说吗?那个曾经无数京城千金都鄙薄过的胖郎君,真的是一个很懂得人情世故,更知道体贴入微的男儿。怪不得古语有云,人不可貌相!

  于是,两个闺中密友恰是一个逼问,一个搪塞,闹腾得正厉害时,外间突然传来了一声咳嗽。知道是外头守着的人提醒有客人来了,朱莹和刘晴这才赶忙分开,可再一看彼此,那叫一个倚枕钗横鬓乱,顿时双双笑了起来。

  可笑过之后,意识到不知道谁家的女客就在新房之外,她们还只能彼此帮忙收拾,朱莹更是忘了自己刚刚还在抱怨别人没出息不敢来闹事,没好气地嘀咕道:“这是谁啊,怎么早不来晚不来这时候来……”

  而她话音刚落,就听到门外传来了自家大丫头湛金的声音:“叶小姐,曹姑娘,这边请。”

  居然是叶氏!这下子,朱莹登时又惊又喜。她固然和叶氏交手切磋过好几次,也为了女学的事情跑上门去请了人一次又一次,之前还特意和张寿说过,让其给叶氏也下一张请柬,可她真没想到,叶氏真的会来!因为在她印象中,叶氏并不是那种很喜欢交际的人。

  此刻,她连忙想要跳下床去迎接,结果就被刘晴直接摁住了:“你是新娘子,有点矜持好不好?哪有新娘子随意下喜床的!”

  朱莹正要反驳张寿可不在意这么多破规矩,可这时候,叶氏已经带着曹青青直接进来了。才一看到面前的两人,这位容貌冷艳,个性也一样冷清的美人微微一愣,随即目光古怪地在刘晴和朱莹脸上扫了一扫。朱莹还没体会到什么,刘晴就慌忙解释了一句。

  “原来是叶小姐,莹莹刚刚说这新房都不见有人来,实在是无聊透顶,所以丢了双陆在那逗我,我们是闹着玩呢!”

  大红头绳扎着一条大辫子的曹青青也看到了朱莹和刘晴之间的异状,因为她们人比花娇,此时那霞生双颊的表情更是添了三分艳丽,因而她正觉得羡慕,听这解释也完全没当成一回事,只是抿嘴笑道:“怪不得,这闹得连耳环都掉了!”

  刘晴慌忙去摸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