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六十三章 择日不如撞日(1/2)
乘龙佳婿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几天前张寿那场婚礼办得风光盛大,丝毫不乱,秦国公府以及各家府邸抽借过去的那些素质上佳的下人,以及每一个流程都严格把关,这自然居功至伟。当然张园从上到下的人都知道,此番婚礼能够办得毫无纰漏,最应该感谢的就是义务来帮忙的张寿那些学生们。

  而其中最突出的人,除却陆三郎这个赞者,那就是张琛了。

  要知道,张琛从迎亲到待客,全程彬彬有礼,谈吐大方,哪怕很多人都听说过张琛的改变,但到底人不是陆三郎那样的皇帝金口玉言浪子回头变天才,所以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亲眼看到往日京城纨绔子弟中的头面人物现如今竟能待人接物这般成熟,无不唏嘘至极。

  而张琛自己却在婚礼第二天就如同蔫了的菜,好几天都没出门。不知道的人以为他到底是对朱莹旧情难了,所以在人真的嫁为张门妇之后,心里过不去……但如秦国公府张家的人,比如张琛的父母双亲却知道,张琛那是一下子用劲太猛,所以后续乏力。

  打扮得光鲜亮丽充当傧相去迎亲,而后又在人前迎客待客,各种平时不愿意打交道的人物全都得笑脸相迎,各种平时不喜欢说的话全都得硬着头皮说……最重要的是,某些看热闹的大姑娘小媳妇,眼里却还只有一个张寿,让原本打算借机猎艳一番的张琛大失所望。

  而去往张园赴宴的未婚千金实在是太少,所以想要借机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姑娘可以作为婚姻备选,这一个目的也完全泡汤,也难免张琛事后提不起劲。

  所以,他完全把赌约的事情抛在了脑后,当这一天早上照旧睡到日上三竿才起,而后听到下人报说,张寿来了时,脑袋还没清醒的他竟是懵了一会儿,随即才呆头呆脑地问道:“他来干什么?我没翘课啊,从沧州回来,我在半山堂修业的事儿就结束了。”

  “我现在可不是监生了!”

  那个来通报的小厮简直被自家大少爷蠢哭了。半山堂现如今也已经不在国子监了,可您还不是把张学士当成您的老师?而且问题是,我没说人家是来抓你翘课的啊!前些天您还气势汹汹地说什么和四皇子打赌如何如何,这才过了几天,怎么就完全忘了?

  于是,他只能委婉提醒,偏偏张琛这几天吃了睡,睡了吃,其他时间就是发呆,脑袋比平日迟钝了几倍都不止,他都已经把打赌两个字点明了,张琛竟然还在那茫然。

  这下子,深信自家少爷已经没救了,小厮干脆直接退了出去,毕恭毕敬地直接把张寿清了进来,当然,也包括貌似跟班的四皇子以及其他人若干。

  虽说那小厮一眼就看出张寿身后某个眼睛滴溜溜四处乱看,没有半点规矩的小孩儿绝对不是跟班,肯定就是和自家少爷打赌的正主儿,但他还是没有出言揭穿。反正自家老爷早就说过,如果是张学士登门,不管他在不在都要好好接待,那么,张琛的心意就无关紧要了。

  这么一个咸鱼似的少爷,是该有人像抽陀螺似的把人给抽起来,否则再下去就真的要被冬天的太阳给晒干了!

  果然,当这小厮把张寿一行人直接带到张琛跟前时,就只见还在那呆呆放空的少爷盯着来人看了好一会儿,随即就怪叫一声直接跳了起来。

  “小、小、小、小……老师!”

  当听到这么一个称呼的时候,张寿还好,四皇子直接就笑喷了。很明显,这是本来打算叫小先生,结果咬到舌头之后,想着还是叫一声老师更加合适!而四皇子身后,虽说远远见过张琛几次,但这么近距离接触还是第一次的罗三河,那更是把对张琛的评价又下调了三分。

  然而,口吃之后,张琛就如同醍醐灌顶一般,陡然之间清醒了过来:“这是我和四皇子的打赌就要开始了,打算去通州了?”

  说完这话,见张寿似笑非笑地端详他,想起这两天自己的颓废,他就故作轻松地睨视了四皇子一眼,一脸赢定了的表情:“就凭他们三个,想赢我,还早了一百年呢!我这几天那是养精蓄锐,到时候看我稳赢他们!”

  要是从前,四皇子听到这样轻蔑的话,那绝对是立马暴跳如雷。然而,现在他却出奇地冷静,反而还淡淡看张琛一眼,就仿佛一个成年人在看一个不懂事的毛头孩子,完全倒过来了。果然,他这一眼,立刻看得张琛火冒三丈。

  可是,没等张琛再继续挑衅,张寿就结束了这简短的对峙,把新加入的罗三河,以及评判者先公布了一下。他这么一说,刚刚还和四皇子怄气的张琛立刻转移了注意力,先上下打量了罗三河两眼,继而就把这位司礼监答应给丢开了,注意力完全放在了另一件事上。

  “这又关那位叶小姐什么事?京城男人都死绝了吗,要她一个女人做评判?”

  “你要是敢当她的面说这句话,张琛,你这会儿就死了。”四皇子说了一句酷酷的话,见张琛脸色顿时黑了,他就语重心长地说,“老师不可能跑去通州给我们当评判,那么,陆师兄他们无论谁去,我们谁能服气?六哥倒是很适合,问题是,六哥他也不能离开老师啊。”

  “这种时候,能说的不如能打的。所以叶小姐这个评判,老师肯定是想着她能打,我们打不过她。而就算我们想倚多为胜……对付一个女人,你好意思吗?”

  我当然好意思……才怪!张琛额头青筋直跳,很想直接给熊孩子一顿老拳。然而,四皇子仗着张寿在旁边,趾高气昂地冲他做鬼脸,他却只能把这股火气压在心里。别说朱莹还撮合过他和叶氏,结果没成,但就算没有这回事,他也不至于去为难一个女人。

  当然,这个女人也不会柔弱到会被轻易难倒就是了……而且冲着人那性格,估计不会偏袒四皇子,当然也绝不会偏袒他。至于偏袒罗三河一个乾清宫的内侍,那就更不可能了。估计能选的话,叶氏一定会让他们三个齐齐落败。

  于是,他就不再去看四皇子的挑衅,咳嗽一声,一本正经地说:“那就这样吧,什么时候去通州,老师你直接说一声。”
为您推荐

@替嫁逃妻有点甜 . http://www.jxwxwx.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替嫁逃妻有点甜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