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四十二章 欺人太甚!(1/2)
乘龙佳婿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张琛那小子不在乎名声,所以才给你出这种馊主意,可你呢?你觉得损失名声钓出那些乱七八糟的人很重要,可你就不想想你之前好容易才得了个知错能改的名声,这样去一闹,然后被我训一顿,你再借酒消愁,到时候你父皇和三哥会怎么想?”

  见四皇子站在那发起呆来,张寿就淡淡地说:“而且,你说苍蝇不叮无缝的坏蛋,即使你自认为不是坏蛋,可禁不住有人以讹传讹,故意诋毁你。https://有些事情,陆高远不在乎,他的新婚妻子也不在乎,甚至陆祭酒也不在乎,但不代表某些自诩为道学君子的人不在乎。”

  “知道当初你那位叔父庐王为什么越来越肆无忌惮吗?除了皇上当初太纵容他,还不是因为他最初没有好好管住自己,于是有人故意在外头传他的丑事,结果说的人多了,他就破罐子破摔乱来一气?你自己觉得无所谓,可你知不知道三人成虎,众口铄金,曾参杀人?”

  “你觉得那些肆无忌惮的传言,会因为你年纪小就放过你?如果是真的要做大事,不顾惜生前身后名也就罢了,可你就为了这么一桩小事就拿自己去赌,我看你之前二十戒尺还挨得不够!走在外面千夫所指,那种感觉很好受吗?”

  四皇子终于靠着墙壁软软蹲下了,可仍是委屈至极地嘟囔道:“可张琛说,与其让人找不到三哥的破绽于是无从入手,不如我帮他……”

  “剑走偏锋走多了,那把剑是要折断的,就犹如走夜路走多了很容易摔断腿一样!那小子就是胆大包天惯了,连带还怂恿你也乱来!”张寿干脆利落地打断了四皇子的话,继而就斩钉截铁地说,“总之,这件事没有商量,趁早给我打消这愚蠢的主意……”

  然而,这一次却轮到他没能把话说完。因为夜空中,一条人影犹如大鸟似的飘然落下,轻轻巧巧地落在了距离他和四皇子只有五六步远的地方。很显然,那不是别人,是阿六。

  曾经狠狠给过四皇子二十戒尺的阿六,明显对熊孩子很有慑服作用。因为一见阿六,刚刚还蹲在地上的熊孩子立刻爬了起来,直接闪到了张寿背后,甚至还两只手死死地抓着张寿的胳膊,那紧张的意味完全掩饰不住。

  “少爷,疯子刚走。”阿六在这句言简意赅的开场白之后,见刚刚还满脸害怕的四皇子直接瞪大了眼睛,他就继续说道,“疯子说,张琛和四皇子商量的那点事,他早知道了,皇上也早知道了。”

  这一下,四皇子先是面如土色,随即却是气得满面通红。他怎能想到,自以为隐秘的勾搭,竟然一个一个全都知道,唯独看他在那演猴子戏!正当他忘乎所以地冲出来时,却被张寿一把按住肩膀,一时再也难以上前一步。

  “花七爷还说什么?”

  “他说,皇上说四皇子既然一腔爱护兄长之心,那就放手去做好了。大不了等事情出了,皇上站出来说,这都是他授意四皇子去引蛇出洞的。”原原本本复述了花七的话,阿六犹豫了一下,终究忍不住说,“可我觉得这事很不靠谱。”

  “是啊,万一没人利用这个机会呢?那四皇子岂不是背了个小小年纪就酗酒的名声?”张寿代替阿六把这个疑问说了,见四皇子登时肩膀微微一颤,他就好整以暇地说,“引蛇出洞的主意是不错,但他们这小伎俩实在是太粗糙了。”

  “就好比当初张琛在邢台冒充二皇子亲信一样,他居然靠着把大皇子的心腹打跑来获取土财主的信任,事后又派人到二皇子那去讨好,把这亲信两个字坐实了。这一招大概只对二皇子那种没脑子的粗人有效!也就是邢台那些土财主没见过大人物,否则他早被人拆穿了!”

  张寿说到这里,手上用了点力,把四皇子给扳回来正对着自己,见人面色通红,眼泪在眼圈里直打转,显然是正因为被父皇耍了一通而心中不忿,他就冲人笑了笑。

  “怎么,是觉得自己很没用,被人耍得团团转?你不想想你才多大,张琛才做出了几件事,就在皇宫里勾勾搭搭耍心眼?”

  “我……”四皇子顿时大为气苦,可想要反击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干脆在那低头憋气,心里甭提多难受了。直到觉察到一样什么东西罩在脸上,再抬头一看见是一块手绢,他微微一愣后,干脆就赌气接了过来,擦了眼睛又擤鼻涕,那动静真是天大。

  张寿却不在乎熊孩子正在那蹂躏自己的手绢,反正这玩意他有的是——就算男女之间常常有手帕传情之类的戏码,可朱莹……呵呵,大小姐那女红技艺完全等同于零,送他这种针线活实在不靠谱。要她绣个手帕或者香囊笔袋什么的,朱莹肯定会说,那是不是疯了!

  有功夫更好的绣娘,干嘛还要勉强自己做这个?

  因此,见四皇子擦完之后,把那块脏兮兮的东西送过来,他就抱着双手说:“真要还我,你自己拿回去洗干净再送来,否则我就告诉你莹莹姐姐。好了,现在想通了吗?”

  被张寿这威胁吓了一跳,四皇子只能悻悻把手帕重新塞回了袖子里。他轻轻吸了吸鼻子,最终下定了决心。

  他有些瓮声瓮气地说:“我不跟着张琛那家伙瞎胡闹了!太子三哥也说过,一人计短,众人计长,光是和张琛那鬼家伙商量,能商量出个什么结果!我是因为被人利用,所以不甘心,但我应该和太子三哥,和老师你商量的,张琛那家伙能想出什么好主意!”

  偏偏我信了张琛的邪!

  张寿笑着摸了摸四皇子的头,见熊孩子这会儿终于恢复到了乖孩子的表象,他就拉着人往外走去。当他们重新回到席上时,刚刚张琛已经公布了太子赠礼之事,就连陆三郎也安顿好新婚妻子,匆匆跑出来应付了一番场面,此时满面春风的新郎仍在,四面赫然一片恭维声。

  而张琛这会儿没有故意和那些不太重要的宾客同座,作为秦国公长子的他,此时和张武张陆以及一群贵介子弟混在一块,见张
为您推荐